腐文 > 耽美 > 一镜到底 BL > 一镜到底 第15节
????一镜到底 BL 作者:约耳

????一镜到底 第15节

????一镜到底 BL 作者:约耳

????一镜到底 第15节

????沈槐是个会柔道的高中生也好,喷着昂贵香水却惦记拆老人家的旧房子的商人也好,还是对自己对自己那么细腻,那么体贴,那么那么好的沈槐。都一点不无聊,哪里会无聊呢?

????他一辈子都会对他热情洋溢的,他敢肯定。

????“为什么就一定会淡呢?”

????沈槐换气的时候,听见任垠予小声说话。

????“嗯?”

????“淡了的就是真的吗?我对你永远都会很卖力的,卖力就是假的吗?”

????两人贴得太近了,沈槐看不清任垠予的表情,只看得到他嘟嘟囔囔的嘴角,委屈又热切。

????还很真实。

????沈槐不知道为什么会感觉到在灯光昏暗,视线模糊的眼下,那么一瞥,会让他觉得真实,他伸手去摸任垠予的嘴角和脸颊,一边摸,一边回答对方。

????“我只是想告诉你,你没有必要那么卖力。”

????“为什么没必要?”

????“因为,”沈槐狠狠蹙了一下眉,“因为我也会害怕,我配不上你那么卖力。”

????任垠予胸口刺了一下,沈槐摸他脸的那只手正要收回,被他一把抓住。

????“我爱你。”

????沈槐注意到了那个遛狗的老头在往回走了,而步子摇摆的两条老狗有心无力地耷拉着尾巴。

????他们到底是怎么了要在这种地方叽叽歪歪地说情话?

????“咳,走了,回去说。”

????“你别躲,我就想告诉你,我对你会比对待任何事都更卖力,包括……包括演戏。”

????“嗯嗯。”沈槐退开一点,等老头走过去了,才回头对任垠予说,“也包括对我演戏吗?”

????任垠予觉得脸颊有些发麻,是熟悉的恐慌,但他也没躲。

????“嗯。”

????“好吧,我知道了。”

????“……”

????“我也爱你。”

????第六十七章

????在早餐桌上翻报纸——这对于沈槐来说太老派了, 但要关注国外的新闻,时不时拿手机查几个单词,报纸还是最专业和方便的,于是就有了现在这幅画面,沈槐穿着丝质睡衣,手边一杯热气袅袅的咖啡,他单手卷握着报纸看, 看得有些入神, 就没顾上吃东西,任垠予注意到了,就从桌对面坐到他旁边来,也不吃了, 光喂沈槐。

????沈槐的视线停在某一版上很久,又来回看了两遍,才放下报纸笑了, 笑得很松快。

????“什么好消息?”

????“你自己看。”沈槐点了点某则版面不大的新闻,任垠予扫了两眼, 说的是那个他们刚刚从那回来的国家,反对派的头目被确认是政府要员,并且是在遭到刺杀以后披露的。

????“我们遭遇的那些事,罪魁祸首, 可以说就是这个人,我去那边做生意的时候他的人就敲打过我,在他们的政治圈里, 他是反对派头目不是什么秘密,只是错综原因,维持平衡之类的,动不了他而已。”

????任垠予把视线从报纸上收回,转而盯住沈槐,意思不言而喻。

????“没,不是我,我这刚缓过口气来,非洲的项目一概不给碰了,李名现在都躲着我,我就算有钱,也没那能耐。”

????任垠予小松了口气。

????“不过我觉得是林修。”

????任垠予有些吃惊。

????“毕竟他哥折在那了。”沈槐伸手把报纸翻过去,“回来以后他就把手里的股票分了一多半出去,我和秦朔还帮他合计,都以为他无心经营,毕竟以前生意都是他哥在做,接着又卖房子,卖地,有人还说他哥没了,林家要给他败了,现在想来,应该是在筹钱吧。”

????任垠予没说话,看表情似乎情绪挺复杂的。

????“我也没想到,他还挺能耐的。”

????“嗯,也算报仇了。”

????沈槐没再看报纸,专心吃早餐,任垠予坐在他旁边,帮他抹吐司。

????任垠予想起了在那个焦急绝望的走廊,他问林修想不想为林远报仇的时候,林修眼里一瞬间燃起的火,只是把沈槐救出来,然后粉饰太平,这哪里算报仇呢?李名不是在躲沈槐,是在躲任垠予,因为回国之后,李名那未用完的把柄作为威逼,林修和他自己拿出来的钱作为利诱,打点了关系,促成了与那边某个政客的合作.这世上有钱能使鬼推磨,一个贫瘠国家的政客,也需要真金白银去推动自己的政治生涯继而推动整个国家的生涯,这种个人援助,甚至能算作是两国合作中的一笔不必记录的业绩。

????总之,他永远都会尽自己所能,去保护沈槐的。

????沈槐吃完最后一块小三明治,任垠予用手指把他嘴边的蛋液抹掉。

????他们又住在一起了,还是那套房子,回国后任垠予本来厚着脸皮想立刻搬,但被沈槐往后推了半个多月,任垠予就每天像个闹着要去游乐园的小女孩一样,委婉地,直白地,撒娇地,话里话外地问沈槐,我什么时候可以搬过去?对比当初,上赶着有增无减。

????后来搬进来了,任垠予才知道隔壁也是沈槐的房,中间打通门洞,扩展空间后给任垠予辟了间巨大的衣帽间,又统一装修,到处都设计成了两个男人能舒畅使用的空间:洗手池,书房沙发,阳台藤椅,到处都是成对的东西,沈槐当天晚上松松绑一条浴巾躺在床上,对任垠予说他还换了张更结实的双人床。

????任垠予亲自验证了,感觉自己是在一片柔软厚实的草地上干沈槐,消音性能和舒适程度简直逆天。

????“现在我才真正感觉被包养了。”事后任垠予杵着头环顾穹顶挑高,四处散发人民币气味的房间,发出感叹。虽说他这几年赚得不少,但在享受生活这方面,沈槐的审美、情趣以及财力,还真不是随便谁能比得了的。

????“怎么,觉得以前亏了?”沈槐起身穿浴袍,要到阳台上抽事后烟,电动窗帘展开,露出一片闹市区十分珍贵的夜空来,空气不错,勉强能看到几颗星星。

????“嗯,亏了,当初被你赶出门,分手费都没有跟你要。”

????“没关系,现在要也作数。”沈槐吐出一缕烟,飘散在深蓝色的夜幕,回过头来冲任垠予笑。

????任垠予脑海中滑过风情万种这个词。

????于是他起身,被单从他赤裸的身体上滑下,他走到沈槐身后抱住了沈槐。

????“如果有一天我们分手了。”任垠予顿了顿,提到这个词都让他难受,“我可以只带你走吗?”

????沈槐皱了皱眉,觉得这好像是句土味情话,但影帝是认真的,他只好说:“胃口很大嘛,显然我是最贵的。”

????“我真的再也不想跟你分手了。”任垠予收紧圈在沈槐肩上的胳膊,“我们不会再分手了对吧?”

????沈槐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上完床要诺言,这套思路比土味情话老土多了,他过去的情人们就算再怎么按捺不住,也不会直接问“我们不会分手的对吧?”

????沈槐“噗”地笑了出来,任垠予有点懵。

????“笑什么?”

????“觉得你还挺单纯的,这话我都多少年没听过了?我初中交的女朋友都不会这么说话。”

????任垠予看着沈槐笑着的侧脸,这个人是真的觉得有趣,没有揶揄的成分,于是他喉结滚了两次,开口道:

????“我本来就是很普通,很无聊的人。”

????“嗯?”

????沈槐扭过头,看任垠予垂着眼,有点恹恹的。

????“所以才用尽全力在你面前表现得有趣,可爱,有吸引力……如果你是在我大学的时候认识我的,肯定不会对我有兴趣。”

????沈槐定定看了任垠予一阵,然后露出了很有兴趣的表情。

????“那我给我看看你大学时候的照片呗?”

????任垠予又懵了,没明白怎么拐到这里来的。

????不过是沈槐的要求,任垠予就算不怎么情愿,也还是翻找了一通以前用的网络相册,给沈槐找出了几张照片来。

????“我以前不常拍照,也不知道为什么后来会做面对镜头的工作。”

????两个人趴在床上一起用平板,任垠予一手托着下巴,装作毫不在意,但手捂住了嘴和下巴,用以掩饰情绪,在沈槐的脸和屏幕之间来回瞄着,就怕沈槐露出失望的表情。

????但沈槐一直兴致勃勃的。

????照片上的任垠予看上去青涩,愣,根本不懂得怎么面对镜头,因此明明是一张帅脸,但照片里并无神采,有几张还戴了一副巨丑的眼镜,如果不是任垠予指给沈槐看,搞不好沈槐真的会略过。明明是几年前的照片,也并没有久远到差个时代,照片的清晰度也没有问题,但看上去,的确像是两个人。简而言之,照片里的任垠予就是那种典型的轮廓身材都挺不错的,但被气质拖垮成了路人。

????而且任垠予不能被形容成气质呆板啊,畏缩啊,yin沉啊,他简简单单的,脸上没有什么yin霾,也没有开朗的痕迹,非要定义,那只能说是——没有气质了,他没有那种可以被归纳的,可以被哪怕微妙地感受到的东西。

????任垠予还镇说对了,要是当年遇到的是这么一个彻头彻尾地无聊的男孩,沈槐不会有一点停顿地错过他。

????翻完照片,沈槐扭脸又打量了一番任垠予,却觉得现在怎么看怎么可爱,甚至想到如果真的错过了,还会有点难受。

????“我就说很没意思。”任垠予把平板翻过来,睫毛忽闪忽闪了两下,看得沈槐一阵舒心。

????“跟我说说。”沈槐支着头,一脸笑意,“你以前都爱干什么?”

????“没什么兴趣爱好。”任垠予回忆着,“我爸妈离婚早,也不怎么管我,我身边的同龄人干什么我就干什么,我也不笨,什么都一学就会,但可能是都没什么兴趣,游戏啊篮球啊,都玩得一般,所以在朋友里也不算有人气的那种。”

????“看出来了,照片里就属你一脸无聊,你就没想过钻研一种,变得厉害点,受欢迎一点?”

????“我对受欢迎没兴趣。”

????“现在也没兴趣?你有那么多粉丝,天天嚷着要给你生孩子,见到你又哭又叫的,虚荣心不会得到满足?”

????“不会,我能理解他们激动,但是我没有感觉,我的虚荣心是来自于看自己演的电影,我能变成另一个人,被镜头放大那么多,都完美地变成了另一个人,我就很激动。”

????“……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挺奇葩的。”

????任垠予这才抿着嘴笑了一下,有点腼腆:“你呢?你是天生这么受欢迎吗?”

????“算是吧,不过我也喜欢受欢迎,于是就ji,ng于此道了。”还挺得意的,“唔……”沈槐想了想,“那你活到现在,有没有最想变成的一个人?”

????任垠予一下子顿住了,睫毛都纹丝不动。

????沈槐突然反应过来,一时间也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感觉,但是比起关心自己的感受,他还是第一时间去撩任垠予的脸,指节亲昵地碰了碰。

????“你这反应,我都猜到了。”

????任垠予怯怯地看过来,还有一丝尴尬:“很久以前想过,那时候觉得袁喊很厉害,他也能在镜头下变成另外一个人,但同时……他本人也很特别。”

????“那么欣赏啊?”沈槐故意拖长了尾音,装作吃醋。

????任垠予的手指在被子上抠了抠。

????“第一次清晰地感觉到‘要是我是袁喊就好了’这种想法的时候,是知道你们在一起,关注到你以后。”

????沈槐扬起了眉毛。

????“后来拍的几次吻戏,我会想着你们俩接吻的样子,就比较……有感觉。我拍戏很少会带入自己的感受,我生活中没有什么素材可以帮我的忙,那次以后,我就总会想,袁喊跟我不一样,他是有生活素材的人,他看着你哭的样子很动人,所以你……”

????“所以我可能是个好素材?”

????“……有过这种想法。”

????“呵。”沈槐本来想趁这个契机,好好跟任垠予沟通下,结果反而把自己先给搞恼火了。

????任垠予一看沈槐冷笑,就不敢出声了,但并没有像以往一样立刻去哄,他有点难受,沈槐有意无意的,其实一直没有放弃想剖析他的意图,但是剖开来的任垠予,沈槐也应该心知肚明,是不会讨人喜欢的。

????那为什么那么执着呢?

????沈槐见任垠予没吭声,更火了,服个软卖个萌就好,这还不乐意了?

????“你睡吧,我去看看明天要处理的工作。”沈槐起身,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把任垠予一个人丢在床上,十分负心汉作风地走了。

????结果是两个人都一夜未眠,早晨在洗手间相遇,都没法对对方的黑眼圈视而不见。

????“我……”任垠予捏着牙膏,好像还没睡醒,整个人有点呆。

????“算了,我的错。”沈槐一边往嘴里捣蒜一样捅着牙刷,一边含糊不清地说,“我这叫没事儿找事儿,我又不是不清楚你什么德行,我的错。”

????任垠予扭过头来看他,并不见喜色:“那以后你还会因为这件事生气吗?”

????沈槐含着满口泡沫,瞪任垠予:“你让我上一次我就不生气了。”

????“……现在吗?”

????“……”

????客厅的手机铃适时地响起来了,沈槐快速漱完口去接,电话那头是林修,甫一开口,就让沈槐拧起了眉。

????任垠予恹恹地跟过来,靠在门边看着沈槐。

????说了十来分钟,沈槐面色不妙地挂了电话,看向任垠予。

????“一休这小子怕是脑子出问题了。”

????第六十八章 【捉虫】

????“我见到我哥了。”

????沈槐来找林修的半道上烟瘾犯了, 没带打火机,到了咖啡店就给林修发了个微信说来外面抽根烟,结果林修也没带打火机,两个男人站在咖啡店外叼着两根没点燃的烟卷,看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旁边是几桌户外餐桌,有两个小姑娘在聊最近的科幻剧, 讲一个男人不停地穿越时空, 和他的女朋友谈恋爱。

????沈槐有点分心,侧耳听了几句,还在心里琢磨最近任垠予热度好像不行了,得赶紧给他整个爆款出来。也就是在这个时候, 林修把在电话里跟他说过的话又说了一遍。

????沈槐抬手把咬出齿痕的烟从嘴里拿出来,偏头看向林修,林修脸上没什么表情, 直视着前方,叼在嘴里的烟却在抖, 沈槐仔细看,发现他下巴在抖。

????他第一反应是觉得林修不好了,这是他一直不愿意面对的,林远死在自己面前, 如果林远的死给林修造成了那么大的伤害,大到ji,ng神开始出问题,那就完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疯了?”

????林修转过头来, 看着沈槐,他的下巴还在抖,脸有点僵硬。

????怎么看怎么像疯了。

????但沈槐没这么说,他说:“没,我就是在想,你爸妈也不在了,哥哥也不在了,你要是出点什么事,我得顾你一辈子,那小予肯定不高兴的,我以后得怎么哄他啊。”

????林修翻了个不明显的白眼,然后突然地,他把烟从嘴里抓下来,全身紧绷,眼睛死死盯住了前方,沈槐循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花了几秒,才确定林修盯着的是个戴眼镜的男人。

????沈槐是个男女通吃阅人无数的前娱乐公司老板,第一眼只觉得那个男人看着清爽儒雅,气质不错,直到他走进咖啡馆的户外区,拉开椅子坐下来,冲服务生微笑着点了一杯咖啡之后,沈槐有了一种被榔头抡了脑袋的感觉。

????“这他妈……”沈槐烟都拿不住了,伸出手去,下半句“太像你哥了吧”被他咽下去了,他一下子反应过来,林修说见到林远了是什么意思,但紧接着也迅速意识到,林修是被一个极度相像的人魇住了。

????“你看,你都能认出来。”林修的脸上出现一种近乎扭曲的狂喜,“我第一眼就认出来了,他回来了。”

????“等等,一休。”沈槐忍不住伸手挡了林修一下,在他看来,林修的模样好像下一秒就要冲上去了,“就是感觉像而已,你怎么能把人真当你哥了。”

????“不是当,就是他。”林修说,眼睛亮得有点可怕,“他只喝黑咖啡,夏天再热也要在衬衫里穿背心,他的耳垂是卷起来的,他感觉惬意的时候,会用手去摆弄。”

????林修话音刚落,那个点了黑咖啡,看得出没有单穿衬衣的男人,就伸手摸了摸耳垂。

????沈槐:“……”

????林修:“而且,他在今年二月,就是我哥死的那天,才从昏迷状态醒了过来。”

????沈槐:“……我真是,c,ao。”

????一时间沈槐脑子里闪过数个猜测,纯粹的小概率巧合,有心之人的安排,或者就是林家老爷子的某个私生子出现了。然而不管怎样,林修都玩完了。

????“你先跟我走,找个地方我们聊聊。”沈槐想把林修拉走,但对方今天把他叫到这里见面,显然不会就这么离开。

????“沈槐,别管我疯没疯,你不是我最好的朋友吗?”林修眼睛没从那个男人身上错开,语气里有种不像他的沉闷,“我的下半辈子,就全在那个人身上了。”

????沈槐头都大了,心想林修这状态非得栽个跟头才算完,还不如先顺着他。

????“那你要我做什么?”

????林修一时间反倒扭捏起来了:“你比较擅长搭讪。”

????沈槐满头问号:“敢情你下半辈子要托付的人,你喊我去给你钓?”

????“嗯。”说完往后一靠,又是过去那个颐指气使的林二公子了。

????沈槐没有办法,只能把烟丢在一旁的垃圾桶里,抓了一把头发,大步朝眼镜男走过去。

????“诶,那是不是任垠予?”

????沈槐脚步一顿,刚刚那两个热烈讨论科幻剧男主的女生偏头望着某处,语调兴奋,沈槐不着痕迹地四下找了找,在一处不起眼的墙角,的确有个套着兜帽衫暗中观察的小予。

????沈槐站在原地,挡住了那两个女孩的视线,其中一个心急,出声对沈槐说:“诶麻烦你让一下。”

????这动静又引起了眼镜男的注意,不经意地朝沈槐看了过来。

????其实今天天不错,咖啡馆正好在放一首沈槐很喜欢的歌,叫《happy together》

????沈槐站在那,也不顾女孩不满的眼神和身后林修催促的暗示了,他站在那,街边茂盛法桐枝桠间的阳光倾斜,洒了他一身,咖啡馆里的咖啡香气和音乐一起飘出来,街边人来人往,沈槐突然有种幸福触手可及的感觉。

????哪怕今天早上他才跟任垠予闹了场不愉快,哪怕林修没有和死去的哥哥搞不伦,但就要和一个替身搞同性恋了。

????可又有什么关系呢,过去的这一年,他破产了,在异国死里逃生,三十多岁头一遭体会了纠结痛心的感情,却也因此找到了心爱之人。

????那个人就是此刻缩在街角,很可能是因为不放心他过去风流花心的秉性,而偷偷跟踪过来的任垠予,虽然是大明星,是影帝,却把毕生演技都用在了自己这个并不希望做他观众的人身上。

????“先生,如果你需要座位的话,我不介意拼桌。”

????眼镜男突然出声打断了沈槐飘飞的思绪,沈槐看向他,再次被对方熟悉的假惺惺的笑容震得头昏,这人跟林远的五官只有几分相似,但举手投足,实在是太像了。

????沈槐没有忘记林远在重症室最后的遗愿,是要沈槐带他回到林修身边。

????莫不是真的借尸还魂了?

????沈槐回头又望了望林修,后者非常业余地在装作四处看风景。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任垠予似乎也按捺不住了,手指头抠墙抠得很急躁。

????眼镜男以疑惑的眼神询问沈槐,沈槐能看出来对方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但为了维持虚伪的礼节而在强撑。

????罢了。

????如果林修跟这个男的搞基,可以避开血缘障碍,还能弥补对他哥的遗憾,简直是不负责任的恋爱小说的开场,条件充足得仿佛跳楼甩卖。

????而林修之所以只能跟个替身搞基,是因为没有认清他跟他哥才是命中注定,而不是跟自己,心走岔了道,结果就那么惨。

????所以我可不能走岔道了。

????毕竟任垠予那小子是照着我喜欢的样子演他自己的,搞丢了去哪找替身啊。

????沈槐在心里对自己说,然后走到眼镜男面前,戏谑地挑起一边眉毛:

????“是后面那个帅哥想找你拼桌,今天拼不成没关系,他跟我说他已经打定主意要跟你拼下半辈子了。”

????沈槐说完,没再管错愕的眼镜男和慌得一批想要同手同脚跑上来掐死自己的林修,朝偷窥半天的任垠予小跑了过去。

????他一边跑,一边想。

????管他真真假假,他要是想在我面前演一辈子的戏,由着他就是了。

????我就做他唯一的观众吧。

????躲在兜帽yin影里的任垠予,看到沈槐突然朝自己跑过来,先是吓了一跳,想继续藏,下一秒却发现沈槐笑着,笑得那么好看,那么充满爱意,以及他最迷恋的宠溺。

????任垠予心跳砰砰的,从角落走出来,有些紧张又激动地等待着沈槐跑过来。

????他会给我一个拥抱吗?还是一个吻?

????他不知道,他曾经在心中默默企盼的那个心愿,刚刚被沈槐答应了。

????唯一的观众。

????而这位唯一的观众将要给他的,是一束永不熄灭的追光。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突如其来的完结 其实我也没想到 写到这里的确把想写的剧情都写完了 索性就这么完结吧

????当然之后还会有一些甜甜的番外 这两个人是我最喜欢的两个男主了 我也舍不得他们俩

????当然也舍不得你们

????你们的赞许 你们的肯定 你们总是委婉又中肯的建议

????那么多本小说里 那么多个作者里 你们愿意在如此不成材的我这里花费时间 我真的运气好

????网络大部分时候都在给我带来负能量 但只有在刷到你们评论的时候 让我觉得人间值得

????希望你们今后快乐安康 希望我们还会相遇 鞠躬

????下一本填《弄假成真人秀》 还是娱乐圈文 搞笑的 感兴趣的话可以去留意隔壁 最近我会修文 正式开始填就去微博吆喝 再次感谢

????一镜到底 第15节

????一镜到底 第15节